切尔西1-1狼队 設為首頁|添加收藏|聯系我們
  • 【評論】有好制度才有“破格”的博導

中國高校之窗

南方醫科大學基礎醫學院官網近日更新信息顯示,出生于1991年的女博士李琳已于2019年7月起任該學院教授,并擔任博士生導師。雖然李琳的研究領域“開發單細胞多組學測序技術”“哺乳動物生殖系細胞發育和疾病發生發展進程中的表觀遺傳學調控”公眾里沒幾個人能讀順溜,但這絲毫不影響人們對此事的興趣,一度助推帶有“90后美女博導”標簽的新聞沖上新聞熱搜榜。

近年來“90后美女博導”已經不止一次引起輿論轟動,電子科技大學、浙江大學都有先例。標簽過于簡單,常常使人們的注意力流于表面,聚焦于“90后”“美女”等幾個吸引眼球的詞匯。事實上,李琳等“90后”博導固然未滿30歲,但離30歲也已不遠,熟悉高校情況的人應該知道,30歲左右當上教授和博導即便不算普遍情況,但也絕不是什么稀罕事,而且男性也不少。相對于“美女博導”,他們只是缺乏輿論的興奮點,難以引起公眾關注罷了。

所以,拋開標簽不談,“90后美女博導”或“30歲當教授”等事件的深層次意義在于,近年來諸多高校進行的推進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與創新正在開花結果。

長期以來,很多高校的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整齊劃一,有著嚴格的程序和條件。博士生畢業進入高校,往往要從講師做起,做滿一定年限再滿足一系列條件(如論文、科研項目、獲獎等),才可獲評晉升副教授。從副教授晉升教授,又是一輪循環,當然條件要求也更高。這種考核與評價制度,保證了教師隊伍有一個合格水平的“下限”,但對能力突出上限很高的人來說,卻并非完美。一些有突出貢獻的青年優秀人才受學歷學位、任職年限、資歷經歷等限制,無法脫穎而出,往往導致科研活力受到束縛。

這種局面的形成,并非高校一家的責任。對諸多高校來說,人才工作有時并非自己的事,內中掣肘或者無奈,超出圈外人的想象。高校不是工廠,高校是發現和培養人才的地方,在標準化的條件之外,高校需要為天賦提供盡情綻放的舞臺。要做到這一點,讓那些天賦和實力兼具的人才冒頭,非要進行人才發展體制機制的改革不可,以便讓高校在編制及崗位管理、選人用人、職稱評聘、薪酬分配等方面的自主權得到落實,使高??梢緣玫郊斃枰娜瞬?,使人才可以得到相應的尊重和待遇,最終實現“向用人主體放權、為人才松綁”。

高校是人才培養、科技創新和繁榮哲學社會科學的生力軍,是推進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的主戰場。這次李琳擔任博導,其實就是南方醫科大學基礎醫學院人才發展體制機制創新的產物。據媒體報道,該校在引進人才上設置多個序列,包括特殊領軍人才、學科領軍人才、優秀學術骨干以及優秀青年學者,每個序列對應不同職責和待遇。李琳雖年紀不大,但履歷和業績驚人,最終以“優秀學術骨干”名義獲聘,并破格成為教授、博導,這種“破格”不僅是對李琳個人的“破格”,更是制度的“破格”。

(高毅哲 作者系本報記者)

中國高校之窗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切尔西1-1狼队

中國教育電視臺特約合作網站
中國高校之窗  京ICP備12005367號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5-2025 All Rights Rreserved